我叫麦克雷,我讨厌七夕节

文穷情不断:

七夕节贺文!紧赶慢赶还是迟到了一会儿orz


各种甜饼希望大家食用愉快,笔芯♡
*微小的年龄操作,现代背景


*日常例行ooc


*R76、双飞组、麦藏



我叫麦克雷,今天只是我生命中普通的一天——本该是这样的。
据一位博学多识的东方教授介绍,今天是中国的传统节日——七夕节,一个和我们的情人节相差无几的节日,说白了就是情侣们秀恩爱、单身狗一如既往平时生活的日子罢了。你问我是哪种?呵呵。
“五十。”自家那只短腿柯基屁颠屁颠跑过来,果然,关键时刻还是人类的好朋友靠得住,让我不至于在今天这种充满恋爱酸臭味的空气中自己一个人在街上游荡,或是干脆宅在家里吃泡面打游戏,然后被朋友圈里的贱人们秀一脸。
给五十拴好狗链,准备例行日常的晨间遛狗。小家伙开心的舔了舔我的手,摇着微巴的模样甚是可爱——“可惜,就是腿短了点儿。”我抚摸了下它的头,“不然你也找了老婆,今天就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人了。”这孩子再次亲昵地回蹭我的手心,干燥舒适的毛发触感非常好——有时候真庆幸它听不懂我的话,不然大概会被咬回来一口。

刚锁好门,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高跟鞋发出的“咚咚”声,大概是住在楼上的安吉拉医生要去上班了,这位医生一向早出晚归,工作非常忙碌,我经常能在早晚遛狗时碰到她。
转身看去,本打算礼貌性地打个招呼,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今天安吉拉没有穿平日里上班的制服,而是换成了一身长裙,还带了些首饰搭配。
“嗨,安吉拉医生,早上好。”虽然有些诧异,但还是问了声好。
“哈喽杰西,早安~”她冲我笑了笑。不知道是化了淡妆的缘故还是什么,她今天看上去更漂亮了,相信追这位美人的男士一定能从医院排到极地。可惜因为工作时间太特殊的缘故,她好像还没有男朋友吧。真是一位令人尊敬的医生,将自己的时间都奉献给了病人,自己却没有空闲谈恋爱。


她走到我身旁,拢了拢长裙蹲下来,摸了摸我家柯基的头:“五十这个小家伙真是越来越可爱了。”而五十也是一个劲往安吉拉怀里钻。妈的,这个小混蛋,怎么没见你对我这么亲过。


“哈哈哈哈好了五十,还是快和杰西出去散步吧,姐姐今天有事,不能抱你了。”她轻轻拍了下五十的背,然后站起身来,同我一起下楼。而五十这个吃里扒外的家伙,摇着尾巴跟在安吉拉后面,压根无视我这个主人的存在。


“说起来,安吉拉,你为什么今天没有穿工作服?难道今天不用上班吗,明明是周二。”一道走着,我忍不住说出了心中的疑问。


“啊,这个呀。”她调皮的冲我眨眨眼睛,“因为院长很重视东方文化呢,所以特意在七夕节给非单身人士放假了。”


……???!我的大脑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么大的信息量,大概懵逼了0.50秒后忍不住叫出了声:“WHAT??安吉拉你有男朋友了?”


她冲着我神秘一笑,眼中闪过狡黠的光芒:“不是男朋友哦,喏,她在那里。”不知不觉中已经下到了一层,她冲着前面指了指。顺着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位深色皮肤的女子,穿着一身中性化的帅气衣服站在门口低头看着手表,“是女朋友哦。”


…………?????一串黑人问号在我脑子里蹦跶,这么大的信息量一瞬间铺天盖地席卷而来让我有些无法适应。这次我大概当机了5秒左右才缓过神。


“额……原来安吉拉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她看着我窘迫的样子扑哧一笑,然后走过去挽着那位女子说道:“法芮尔,这位就是住在我楼下的杰西。”


“你好,我是杰西麦克雷。”我向她伸出手问好。


“法芮尔艾玛莉。”她客套地回握一下,然后冲我点点头。


“我和法芮尔是在附近的健身所认识的,她是那里的健身教练。”安吉拉冲我稍作解释了一下,“那么,我们就先走了~回见啦杰西。”她冲我挥挥手,然后挽着法芮尔离开了。


……


“死狗,别盯着看了,你主子在这儿呢!”我压低声音冲五十轻吼道,然后拽着狗链将它拉开。


……


我叫麦克雷,我讨厌七夕节。


 


在花园里溜达了没多会儿,老远就又看到一位老熟人。


“嗨,莫里森大叔,早上好。”我走上前去热情地打招呼。


莫里森大叔是一位退伍军人,今年五十来岁,据说曾经军功显赫,建功无数,不过向他问起来他只会拿“都是一些不值一提的小事”这种话来搪塞你。他现在在我们这个小地方过着悠闲的生活——每天溜溜狗,心情好时出去打打高尔夫,实在无事可做时也会拉上托比昂和莱因哈特这两位同样安享晚年的老头来几局斗地主。


刚听说他时还以为会是一位非常高冷的军官,见到第一面后也被他脸上那道自额角延伸至脸侧,斜穿大半张脸的骇人伤疤所吓到。但在打过一个照面后,出乎意料,大叔居然亲切地向我问好,让加快脚步准备离开的我一愣。


在经过几次接触后我发现莫里森是一位为人随和的和蔼大叔,完全没有那种高阶军官所拥有的桀骜脾性。再加上大叔养着一只拉布拉多和金毛,每天早晨也会来遛狗,我们便很快熟络起来。


“杰西小子今天也是活力满满啊。”他停下脚步,回头一边等着我一边问好。


“哈哈哈,大叔也是啊,老当益壮。”我笑嘻嘻地跟上前。


“臭小子,就会贫嘴。”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和我比肩而行,“我已经老了啊,比不过你们年轻人。”


“哟,76。”俯身揉了揉金毛的下巴,它舒服地眯起了眼。不过看到莫里森只牵了金毛犬出来,我一时间有些诧异,“您今天怎么没带Reaper出来?”


“我老伴儿从周美玲教授那里听说了今天是中国的情人节,说是不能浪费任何一个节日,偏要今天来陪我一起遛狗。”他无奈地向我解释道,“不过他平时在家也不怎么管这两个小家伙,出门时Reaper非常不听话,不知道他们现在跑到哪里去了。”


“……”我听了这个缘由顿时一阵狂汗,看来莫里森大叔的妻子也是非常任性。


“嘿,我看到他们了。”他突然出声提醒我,“我家老头子在那儿。”


听到大叔的话我下意识的抬头张望了一下……


等等…….??老…老头子…?你家老头子??


向前望去,绿化带的边缘正有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身影,他正努力拽着一条狗链子,而链子那头看不清是什么的物体正使出全身力气想穿过矮木丛跑到草坪上。


“该死的,Reaper你给我回来!Shit!”随着我们的靠近,便能听到一阵阵低沉且隐含怒气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我的心里一阵不祥的预感正在蔓延开来。


还好在早晨经受过安吉拉医生的冲击后这次我还算镇定。


“加比,你就不能对Reaper友好点?”莫里森无可奈何地说道,“Reaper,过来。”


矮木丛中的骚动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只黑色的拉布拉多露出了头,向着我和莫里森大叔跑来。那个被大叔称为“加比”,大概是他伴侣的人,也因为绳子那头的突然卸力而趔趄了一下,然后非常狼狈地跟着Reaper跑来。


Reaper似是终于等到了黑暗的一天中第一缕阳光的降临一样,乖巧地坐在我和莫里森的面前,吐着舌头热切地看着我们,尾巴摇的比见到小母狗还欢。


而他身后那位似乎心情就没这么好了,一张挂满黑线的黑脸看着我,然后用又低了一度的声音向莫里森大叔质问道:“杰克,这个该死的臭小子是谁?Damn it,怎么Reaper见到他比见到我还亲?”


莫里森大叔摇了摇头,一脸哭笑不得的回答道:“加比,他就是我常和你提到的杰西。我们每天一起遛狗,比起对它们不闻不问的你,Reaper自然更亲近他一些。”


“哼。”他用鼻子发出一声不屑的哼声,然后微微抬高头,居高临下般的看着我,“听好了,你这臭小子,最好离杰克远点儿。”


“杰西,这就是我家那个别扭的老头,加布里尔莱耶斯。”莫里森看气氛不对急忙出来打圆场。“这种时候最好别理他,他向来是这幅臭脾气。”趁莱耶斯不注意,他又小声在我耳旁说道。


“您好,我是杰西麦克雷,初次见面。”出于对刚认识的长辈的尊敬,我还是规矩地问了好。“最好以后不要再见面。”默默地在心里补充完后半句,对方仍然是那副不可一世的样子没有理会我。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写满了尴尬两个字。


“好了,杰克,我知道了,走吧。”终于,似乎是考虑到莫里森大叔的难处,他终于出声——虽然还是没有搭理我。


妈的,原来他会温柔说话啊??自始至终一直被他怼的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着。


Reaper稳定下来后,他也得空腾出了一只手,反手牵住莫里森,想把他带离这里。


“抱歉了杰西,看来我得先走了。”莫里森大叔回头冲我抱歉的笑了下,“明天见吧。”


……


“你明天还想和他一起遛狗?”反手拉住的姿势变成了手牵手。


“不可以吗?”十指相扣。


“不可以。”手紧了一分。


“加比,我觉得你不能干涉我的日常爱好。”手指轻轻敲敲对方的手背。


“那我陪你一起。”抬高手。


“你确定?你很烦宠物的。”顺势被抬起手。


“不,我不烦。有你在我什么都不会厌烦的。”在手背上落下一个吻。


走在他们身后的Reaper和76也亲昵地互相蹭着头。


……


拜托你们可不可以走远一些再腻歪?我可以听到的。


把同样孤独的五十抱起来,这家伙正冲着Reaper和76的背影小声犬吠着。


为什么连老年人和狗都能伤害我?我决定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叫麦克雷,我讨厌七夕节。


 


溜完五十回家后,受到这么大伤害的我决定出去好好吃顿午饭来安慰一下自己弱小的心灵。


【喜迎七夕,今日情侣可免费品尝拉面】


刚走进家附近的日本拉面馆就看到这个硕大的招牌。


“该死的,怎么连日本也过这个节日?”我一边嘟囔着一边走了进去。没办法,来都来了总不能饿着回去。


“先生,因为七夕节是大部分亚洲国家都会庆祝的节日。”一道沉稳的声音出现在耳旁。


侧目看去,是一个鬓角微白的日本武士。一脸严肃,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


“噢,原来是这样。”我冲这位陌生人点点头以示谢意。


“哥哥!!~~”一个绿头发的青年突然冲了进来,扑进身边那个人的怀里。店面本就不大,门口更是空间有限,我一下被挤到了门柱上。“咚”的一声闷响从身后传来,后背的痛感令我不由得倒吸了口气。


“源氏,不要闹。”他扶稳冲过来的那个小子,满含歉意的向我说道,“先生,您没事吧,抱歉弟弟太过调皮。”


“唔,没事。”我直起身,向他摆摆手。


今天可真是倒霉的一天。


“哇。”名为源氏的青年调皮的冲我做了个鬼脸,“不好意思啦大叔!哥哥那我先走了,你安心处理事务吧。”


真是闯完祸就开溜啊……还有大叔是什么鬼??我还没到四十岁,我还年轻!


“先生,为表歉意,这顿午饭我请您吧。”那位武士突然颇为客气的说道。


“额…”虽然不是很在意这种事,不过想到日本人一贯严格的礼仪,我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回绝他,“那好吧,麻烦你了。”


等面的时候,我们也客套的聊了几句。


“你好,我是岛田半藏。抱歉刚刚家弟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男人彬彬有礼的向我开口道。


“杰西麦克雷。”我轻轻摘下牛仔帽,“没关系,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大概比他还调皮。别说冒失的撞到人,我甚至还故意撞上过小姑娘呢。”提起小时候的白痴行径,我自己也笑了起来。奇怪,明明是刚见到的人,居然就这么毫无防备的说了这种糗事?


武士也轻笑了一下,没想到他这种一脸道貌岸然的人笑起来还挺好看。


和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才知道他是一位箭术老师,而他的家族也是箭术世家,世代维系着弓箭道馆。还真是一个传统的家族。


吃完饭后本应该买单付款顺利离去,可惜,今天我大概是被下了降头——


半藏在柜台前面色一沉,“糟糕,刚刚源氏冲上来时好像把我的钱包摸走了……”他又搜索了一遍口袋,确认钱包确实不在后无奈地叹了口气,冲我不好意思的说道:“先生,我的钱包被弟弟拿走了,您先行离去吧,我取完后回来买单就好。真是抱歉添了这么多无须有的麻烦。”


看着他紧紧皱起的眉头,我不禁沉吟了一下,“也许不用这么麻烦。”


他有些不解的抬头看向我。借着这个机会,我低下头,贴上了他的唇。他似乎抖了一下,不过没有反抗。见势我不由得勾了勾嘴角,缓缓加深了一些,阖上唇,唇瓣上传来些许湿润柔软的触感。没有继续下去,我适时的停止了这一切。抬起头,露出一个自认为可以斩杀十条街少女的微笑,向瞠目结舌的柜台店员说道:“情侣免费品尝拉面,对吧?”然后保持这个笑容转向半藏,“亲爱的?”


耳根泛红的样子真可爱。走在回家的路上,我牵着半藏的手忍不住想到。


我叫麦克雷,我可能有些喜欢七夕节了。


……


后来,我和半藏就这样阴差阳错的确认了关系,大概,这就是故事中所说的牛郎与织女的相会?哈哈,该死的,半藏才不是织女,我也不是什么牛郎。我们就是我们,我爱他,他爱我,仅此而已。


直到一个月后——那天半藏正在做午饭,恰巧准备的是拉面。


“杰西,其实有件事一直没和你说。”


“嗯?什么事?”我正侧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电视。


“其实,那家拉面馆是我家旗下的。那天你要是按我说的走了,我也可以不用付款直接离去的。”


???


五雷轰顶。


所以,到底是谁被谁套路了?


……


我叫麦克雷,我大概还是讨厌七夕节。


 


……


 


“所以,你难道希望我那天走吗?”我翻身离开沙发,三两步走到半藏身后,从后面轻轻环住他的腰,把下巴架在他的肩膀上,恶意的用胡须蹭了蹭他的脖颈。


“当然不。”他偏头亲吻了下我的面颊,“好了,快回去吧,你还是希望有午饭吃的吧。”


没有理会他,我将半藏横抱起来,坏笑道“比起吃拉面,我更喜欢你啊。”


 


FIN


 


“汪!”被主人遗忘许久的短腿柯基不满的叫了几声。


“五十,狗粮不就放你脚边吗。”毫不负责的主人只留下这句话就走进了卧室。


 


真FIN

评论
热度(293)

© 洗净梨花白 | Powered by LOFTER